<button id="ei4ro"><acronym id="ei4ro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rp id="ei4ro"></rp>

    2. <tbody id="ei4ro"></tbody>
      首頁 > 文教 > 文化

      莘縣教師孫春紅: 癡讀紅樓以詩解 樂播文化寄深情

      莘縣教師孫春紅: 癡讀紅樓以詩解 樂播文化寄深情

      來源:聊城晚報發布時間:2021-10-28 15:35:07

       

        只要有時間,孫春紅就會翻閱《紅樓夢》。他說,每次細細讀來,感觸頗深。

        文/圖 本報記者 劉偉

        他,癡迷研究《紅樓夢》,創作“題紅詩”2000余首,自費出版詩集十本。

        他的“詩解紅樓”——《〈紅樓夢〉詩歌系列》作品在《冰心文化傳媒》制作、騰訊網“都市頭條”陸續刊發約1000首,點擊量超兩千萬人次……

        他就是莘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教師孫春紅。他立志弘揚紅樓古典文化,為鉆研《紅樓夢》廢寢忘食,希望通過詩解紅樓,讓更多人感受其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,獲得審美愉悅,從而滋養人們的精神世界與文化品格,樹立文化自信。

        10月23日,孫春紅向記者講述了他40年來傾心“詩解紅樓”的歷程。

        深讀幾十遍《紅樓夢》 “詩解紅樓”展現文化之美

        1982年,從莘縣師范學校畢業的孫春紅,有了研究《紅樓夢》的想法。“起初我只是寫寫讀后感,后來覺得沒有新意,就想通過一種新的形式表達對《紅樓夢》的感受和見解。1985年,我想到了以詩歌的形式來創作,這個突破口讓我喜出望外。”說到這里,孫春紅現場吟誦了一首他創作的“題紅詩”——《葬花吟》:“萬千心事付飛紅,春去詩魂別落鴻。唯念君時君念我,朝愁暮雨晚來風……”

        從那以后,孫春紅便打開了創作的閘門。到目前,他已創作“題紅詩”2000余首,這些作品內容豐富,涉及面廣、獨具特色,逐漸引起了專家學者和愛好者的關注。他的這種創作形式有了一個新的定義——“詩解紅樓”。中華詩詞學會會員、山東詩詞學會常務理事、詩詞專家高懷柱說,孫春紅的“題紅詩”作品,或寫景或抒情,寫人物寫事件,寫感悟寫細節,都十分得體,是少見的佳作。

        創作的過程猶如采花成蜜、化粱為酒。孫春紅為了找到一個又一個的“詩點”,他已深讀幾十遍《紅樓夢》。他說,他研究其背景、故事、人物、情節、場景、一個動作、一個眼神、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 ……如入海探珠,總結從《紅樓夢》中看到、感受到了什么,琢磨作者想要告訴我們什么。

        他認為,曹雪芹從審美的視角,從哲學的高度,架起二元結構,描述多元的人生世界,天地同流眼底群生皆赤子。“我研究紅樓,用唯物的、歷史的觀點,從文本出發,從細節入手,去發掘故事、細節中的深意,我的發現是,曹雪芹描述了中華民族本性所具備的人性美。”

        孫春紅指著書桌上厚厚的五摞書說,這些書籍全是和《紅樓夢》有關的。每發現一個“詩點”,他便像發現了寶藏一樣興奮不已,然后再反復研究這一部分的原文,濃縮提煉,轉化為詩。

        孫春紅說,“詩解紅樓”是從“形而上”到“形而下”的再創造、再凝練、再升華,把每一點每一處的發現,進行充分的“詩化”,用優美的詩歌形式進行描述與傳達,給人們帶來審美愉悅。

        熟練掌握詩詞格律 讓作品實現質的跨越

        “創作一首好的‘題紅詩’,除了深讀《紅樓夢》原文,還必須熟練掌握詩詞創作的格律。”孫春紅說,他知道詩詞講究平仄格律,但他早期的創作卻沒有完全按照詩詞格律來寫。后來,高懷柱告訴他,既然他的作品要向全世界傳播,那就得規規矩矩地按照詩詞格律來創作。從那以后,孫春紅開始精研詩詞格律。

        為此,他翻閱學習了大量有關詩詞格律的書籍,遇到困惑,就去書中尋找答案,做了大量的筆記摘抄,特別是對常用到的歸入現代漢語平聲中的入聲字,反復琢磨、統計、制表、識記。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如今,他已熟練地掌握了詩詞創作的格律,作品實現了質的跨越。

        這些年來,孫春紅在莘縣《詩詞與楹聯》(今改為《燕塔詩聯》)上發表詩歌500余首,在《聊城詩詞楹聯》上發表詩歌幾十首;發表研究格律詩寫作的長篇論文兩篇。在2020年,他被評為“聊城市優秀詩人”。

        “這幾年我按照格律的要求來寫詩,體會到了其中的妙處,認識上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!”孫春紅深有感觸地說,寫格律詩,不講究平仄是不行的,詩的格律要求,是古詩詞文化中一個非常重要而且別具特色的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孫春紅告訴記者,他之前的作品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,他都重新做了修改。如今,他的更多詩歌在國內外得到廣泛傳播,經常有讀者與他進行交流。

        自費十萬元出書免費贈送 傳播紅樓文化

        “我是老師,我銜起那初春笨重的耕犁,在一片荒蕪的處女地上啊,我匍匐前行,我執著逶迤……”

        “我看見大山深處一所小學國旗隨日出冉冉升起,一片農家孩子行舉手禮,白云駐足遠山肅立百鳥歌唱群山回響,那就是我……”

        當孫春紅給記者深情吟誦這首他創作的《我是老師》時,禁不住熱淚盈眶。他說,他一生教學,傾心盡力,不治家產,教化子孫,唯有雜書三車,學生桃李,此生無愧無悔了!

        “今后我會繼續研究《紅樓夢》,奉獻社會,這將是我退休后最快意的事業。”

        他的事業已經“春紅滿園”,芳播內外。記者了解到,他刊登在騰訊網上的第三十組“詩解紅樓”作品,點擊率已經超過一百萬了……

        為了能讓更多的人通過古詩領略《紅樓夢》之美,自2011年以來,孫春紅出資十余萬元,印刷了《年輪》《紅樓聽雨》《紅樓晚砧》《蓬牖瓦灶》《癡夢紅樓》等十本詩集,無償贈送給《紅樓夢》愛好者。“也有人要買我的書,我說只贈不賣。”

        孫春紅說,他之所以癡迷《紅樓夢》,是源于經典之美的吸引。如今,深受美的熏陶,他又成為美的傳播者。孫春紅發現,對美的渴望是人類的共性。用詩歌解讀《紅樓夢》,是美的轉化和重構,可以讓人們從醇厚凝練的詩意中,真真切切地感受到《紅樓夢》之美,讓人們受到熏陶與感染。

        孫春紅坦言,這些年來,他讀《紅樓夢》,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!文化自信不是一句空洞的話,是用每一個細節、數不盡的點點滴滴支撐起來的,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!

        退居二線之后的孫春紅在研究《紅樓夢》之余,還給莘縣老年大學的學生們上公益課,講授古詩詞入門課,講解他創作的“詩解紅樓”的詩歌。他給記者展示的講課筆記上,詳細記錄了關于古詩詞如何講究平仄、以古音和今音如何來區分聲韻等問題。

        復旦大學副教授孫濤這樣評價孫春紅:“以夢為馬、啼血為詩,當年那個穿著軍大衣、蓬頭垢面、身無分文、心憂天下、試圖金戈鐵馬、氣吞萬里又桀驁不馴的青澀少年,而今早已鬢發如雪僵臥孤村了,但卻依然心懷夢想,在心靈深處留有一角保留著一片詩歌的凈土!”

        孫春紅則自嘲地說:老牛自知夕陽短,不用揚鞭自奮蹄。試看夕陽無限好,落日余暉更輝煌!

        馮友蘭先生說過:“人類的文明好似一籠真火,幾千年不滅地在燃燒,它為什么不滅呢?這是因為古往今來對于人類文明有貢獻的人,都是嘔出心肝,用自己的心血腦汁作為燃料添加進去,才使這籠真火不滅。”

        孫春紅就是以心血作為燃料添加進去,讓文明真火不滅的奉獻者。

      【責任編輯:龐玉偉】

      安裝掌中聊城手機客戶端今日聊城


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聊城新聞網是聊城日報社所屬《聊城日報》、《聊城晚報》刊登新聞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權使用單位,上述作品電子版的版權均為聊城日報社所有,嚴禁任何網站擅自轉載或盜用。任何網站轉載聊城新聞網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網書面授權,并注明“來源:聊城新聞網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樣。
      书记玩弄下属人妻教师
      <button id="ei4ro"><acronym id="ei4ro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1. <rp id="ei4ro"></rp>

      2. <tbody id="ei4ro"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