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l24pv"></em>
    1. <li id="l24pv"></li>
      1. <th id="l24pv"><track id="l24pv"></track></th>
      2. <span id="l24pv"></span>
      3. <dd id="l24pv"></dd>
        首頁 > 文教 > 文化

        文化·尋跡|永濟縣考略(一)百年古城今安在

        文化·尋跡|永濟縣考略(一)百年古城今安在

        來源:聊城晚報發布時間:2021-08-06 15:05:57

        001-0002_副本.jpg

        漳衛河冠縣段 (安文龍 供圖)

          文/圖 張燕

          7月30日15時,受上游泄洪和臺風“煙花”外圍云系影響,漳衛河冠縣段出現自1996年以來最大洪峰——峰值高達1100m3/s,水位飆升至40.24米,距離警戒水位僅0.63米。

          今漳衛河冠縣段,系宋及后代政府疏浚部分永濟渠故道而成。永濟渠是隋唐運河的一段,由隋煬帝于大業四年(608年)主持開鑿,后因唐末戰亂缺乏治理,致使河道淤塞湮廢。

          大歷七年(772年)——永濟渠通水164年后,時任魏博節度使田承嗣奏請唐政府,于永濟渠東岸張橋行市置永濟縣。到宋熙寧五年(1072年)“廢為鎮”,永濟縣共計存世300年。

          張橋行市在何地?永濟縣四至何處?為何被廢棄?典籍對此著錄甚少。不過,民國至今,漳衛河沿岸陸續出土十余塊墓志,這為厘清永濟縣地望、四至及廢棄緣由提供了證據。

          “西并永濟渠,故以為名”

          永濟縣的最早記載,見于李吉甫的《元和郡縣圖志》。“永濟縣,東北至州一百一十里。本漢貝邱縣地,臨清縣之南偏,大歷七年,田承嗣奏于張橋行市置,西井(并)永濟渠,故以為名。”

          在李吉甫的著錄中,張橋行市的位置,是判定永濟渠地望的關鍵。但遺憾的是,此書及后世典籍均未言明其具體位置。因而,厘清永濟渠走向,成了確定永濟縣地望的重要依憑。

          永濟渠在冠縣借用了屯氏古瀆河道!对涂たh圖志》對此亦有記載:“漢武時,河決館陶,分屯氏河,東北經貝州、冀州而入渤海。此渠蓋屯氏古瀆,隋氏修之,因名永濟。”

          “屯氏河是黃河的支流。漢武帝時,黃河在館陶縣沙邱堰決口,分出屯氏河。608年,隋煬帝開鑿永濟渠冠縣段時,正是借用了這條河道。”聊城市海源閣圖書館副研究員陳清義說。

          《元和郡縣圖志》中屯氏河流向,即隋唐永濟渠北段經行路線。其始自冠縣東古城鎮(漢館陶縣治),向東北流經河北省邢臺市清河縣(唐貝州治所)、衡水市冀州區(唐冀州治所),而后東入渤海。

          又因永濟縣在“臨清縣之南偏”“西并永濟渠”“東北至州一百一十里”。據此與永濟渠流向推斷,永濟縣的位置應在東古城鎮與今河北省邢臺市臨西縣(唐臨清縣治所)之間。

          在東古城鎮與臨西縣之間,只有冠縣北館陶鎮曾作為金、元、明、清四個王朝的館陶縣治繁華了七百余年。且北館陶鎮距離清河縣近50公里,與“東北至州一百一十里”相吻合。

          772年,田承嗣為何奏請唐政府于此地設置永濟縣?聊城傳統文化研究會館陶古城專家委員會主任戴敬仁認為,地理位置是首要原因。“這里臨近永濟渠,交通便利,商貿暢通。”

          “金館陶縣即唐永濟縣故城”

        001-001_副本.jpg

        北館陶故城西北角城墻

          在永濟縣設立1067年后,道光十五年(1835年)舉人葉圭綬在山東游歷時,曾到北館陶鎮實地調查,并在其著作《續山東考古錄》中,首次提出“金館陶縣即唐永濟縣故城”。

          爬疏典籍可知,館陶縣曾二遷其址。初遷由東古城鎮向北遷徙15公里,移治于北館陶鎮。第二次遷址發生在1955年,由北館陶鎮向西南遷移18公里,即今河北省館陶縣駐地。

          館陶首遷年代,典籍中著錄不一!蹲x史方輿紀要》有兩說,一說“金人移于今治”,一說“五代時,移縣于今治”。雍正本《館陶縣志》卻稱:“大業初,州廢,北徙四十里,建今治為縣。”

          館陶縣到底首遷于何年?解開這個撲朔迷離的問題,不能僅憑傳世典籍的著疏,還需依賴出土文物的佐證。

          1987年,館陶縣柴堡鎮蕭屯村出土一方墓志《唐故清河郡左武衛大夫監察云麾將軍左府君墓志銘》。墓志銘顯示,墓主左用及夫人張氏死后,于“乾符四年歲次丁酉八月己巳朔十六日甲申,歸窆于館陶縣北一十五里歸德鄉馬固村薄村疃”。

          由墓志銘可知,今蕭屯村在唐朝為歸德鄉馬固村薄村疃,此村位于館陶縣北15里。今蕭屯村距東古城鎮恰好7.5公里,可見唐朝時館陶縣仍然在東古城鎮,排除了隋大業遷址的可能。

          20世紀70年代以來,臨清市煙店鎮在王莊村開挖、挑浚長順渠和尚潘干渠時,陸續發現四方家族墓志,即《孔昉夫婦墓志銘》《孔謙墓志銘》《孔立墓志銘》和《孔謹墓志銘》。

          四方墓志跨時65年,從后梁貞明五年(919年)一直延續到北宋太平興國九年(984年)。四位墓主亡故后,均葬于“永濟縣柏社鄉西林村先塋之次”。由此可見,五代至宋初,永濟縣依然存在,排除了館陶縣五代移治于此的可能。

          根據《讀史方輿紀要》著疏和館陶縣、臨清市出土墓志,基本可以判定館陶縣移治于北館陶鎮在金代。葉圭綬的考證“金館陶縣即唐永濟縣故城”,亦將永濟縣的地望指向了東古城鎮。

          “永濟縣地望在北館陶鎮”

        001-004.jpg

        《唐故劉公墓志銘》拓片

          永濟縣地望的神秘面紗真正被揭開是在2010年。這年,館陶縣路橋鄉王二廂村村民在村南磚廠起土時,偶然挖出一塊墓志《唐故劉公墓志銘》。這塊墓志的問世,填補了史書中關于“永濟縣地望在北館陶鎮”證據的不足。

          墓主劉筠卒于唐元和十五年(820年),與夫人司空氏合葬在“永濟縣西北二十里賈村原”。由墓志銘不難看出,今王二廂村在唐朝叫作賈村,此地位于永濟縣西北二十里。

          北館陶鎮在王二廂村東南,且距后者約10公里。這與墓志中所寫“賈村在永濟縣西北二十里”相吻合。至此,“永濟縣地望在北館陶鎮”的說法得到了史書與出土文物的共同證實。

          如今,在北館陶鎮留存有兩處古城址,一是位于鎮政府駐地的北館陶故城,一是位于北館陶鎮東南3公里蕭城村內的蕭城遺址。究竟哪座古城才是永濟縣存在了300年的縣治呢?

          1995年至今,考古工作者對蕭城遺址進行了多次調查、勘探,基本摸清了其文化內涵。“沒有發現宮殿和房屋基址,與傳統意義上的古城區別較大,更像是臨時屯兵用。”陳清義說。這也就排除了蕭城作為永濟縣故城的可能。

          “北館陶故城的可能性更大,F在城墻東南角還保存有高8米的夯土。‘文革’前,城門和青磚城墻保存完好,后來全被破壞了。”冠縣北館陶鎮黨總支書記郭林章回憶道,他是當地有名的文史專家。

          民國《館陶縣志》記載了北館陶故城初建的形制,“明成化三年丁亥,知縣唐禎筑,周圍五里,高二丈五尺,池深二丈闊如之,為門四,東曰豐樂,南曰明遠,西曰臨津,北曰通都”。

          當然,這里的館陶縣形制絕非唐永濟縣最初的模樣,而是金代館陶縣遷治于此后,經歷代政府數次興修而成。作為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座以運河命名的古城,永濟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【責任編輯:龐玉偉】
        牛牛成人永久免费视频
        <em id="l24pv"></em>
        1. <li id="l24pv"></li>
          1. <th id="l24pv"><track id="l24pv"></track></th>
          2. <span id="l24pv"></span>
          3. <dd id="l24pv"></dd>